欢迎访问恒兴集团官方网站
恒兴集团柯希平:鲜少披露的投资秘密都在这儿
2018.09.30 382



        柯希平是多届福布斯富豪榜的“厦门首富”,因为投资A+H股上市的紫金矿业,一战成名。

       柯希平以实业起家,投资却成了专长。他曾让省乡镇企业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起死回生,在承包供销公司中赚到第一桶金后,便四处留意合适的投资机会,从紫金矿业、江头建材市场、安厦快速道、甲级写字楼厦门财富中心,以及国内A股上市公司京东方A和富奥股份等一系列投资中,获得了丰厚回报。

       如今,以投资助力实体经济是柯希平新的抱负。

紫金矿业造富神话成就“福建首富”


因为是福布斯富豪榜的常客,柯希平对“厦门首富”这个称谓早已没了概念,设在厦门轮渡地标性建筑——财富中心顶楼,几可傲视全岛的办公室,足以说明一切。

这位频频问鼎“厦门首富”的安溪人,长期备受媒体关注。他现在的身份多重:恒兴集团董事长、现任厦门市工商联(总商会)主席(会长)和福建省工商联副主席、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会常委。

不过,外界对柯希平的认识更多还停留在A+H股上市的紫金矿业。

紫金矿业起源于福建省龙岩市的上杭县,原本只是一个县级小金矿,2003年在香港H股上市后,遂成为国内较大的黄金公司之一;2008年,回归国内A股批量造富了超过一百七十位千万身家富豪,更是天下皆知。而今,尽管经历了A股的持续疲软,紫金矿业的市值依然超过千亿,是A股黄金板块的龙头股。

紫金矿业八周年

柯希平真正进入公众视野,就在紫金矿业回归国内A股时。在A股挂牌首日,A+H股,他共持有紫金矿业股票大约十亿股,以首日收盘价计,账面财富将近七十四亿。这笔巨额财富助力柯希平进入当年的福布斯富豪榜,并被列为“厦门首富”。

说来有趣,同样是这一年,柯希平的生意伙伴,另一个安溪人,即福州新华都集团的陈发树,成为福布斯富豪榜的“福建首富”。


超强!投资紫金矿业完整经历


除了紫金矿业披露的信息外,柯希平很少向外界公开他投资紫金矿业的完整经历。

大背景是,1996年,福建省利用世界银行贷款投资建设了水口电站,中标的施工单位在工程竣工后,准备把工程设备卖掉。有一位中间商找到了柯希平和陈发树,向他们兜售了一个转手即可获取暴利的财富故事:这批设备的价值上亿,但他们只需以六千八百万的价格买下来,稍事整修后,他可以帮他们找到下家,一转手,至少会有两千万的利润。

中间商巧舌如簧,柯希平和陈发树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们认准,改革开放至此已将近二十年,各种建设热火朝天,这批工程设备即便砸在手里,也一定能找到用武之地。

不幸猜中,等柯希平和陈发树掏出真金白银把成批的工程设备买下来并进行整修后,中间商不见了踪影。期间,曾有外商愿意出四千万受让这批工程设备,算一下要倒贴三千万,由于早就想好了退路,柯希平和陈发树坚决不卖。

六千八百万,对当时的柯希平和陈发树来说,都足以令他们倾家荡产。

工程设备闲置,每天都会产生不菲的资金成本,把它们重新派上用场,显然才是较好的出路。这是柯希平和陈发树联手组建新华都工程有限公司的缘起,在新华都工程公司中,陈发树为董事长,柯希平任总经理。

不负期待。1992年,科班出身,后来成为紫金矿业董事长的陈景河,作为特殊人才被引进上杭县开发紫金矿山。

万事开头难,紫金山本身就是贫矿,并且开采难度大,到新华都工程公司成立时,流动资金已严重不足。新华都工程公司设备闲着也是闲着,尽管工程款可能被拖欠,双方合作还是一拍即合。

新华都工程公司在这段时间还接手了浙江水电站,浙江水电站资金较为宽裕,这避免了新华都工程公司两头被欠的窘境。

今天,柯希平并不否认,投资紫金矿业带有一定的运气成份,当初如果那批工程机械找到了下家,卖掉也就卖掉了,可能就没有了后来深入接触紫金矿业,并决心参与股权投资的机会。而通过承接工程,柯希平和陈发树得以深入了解了紫金矿业。

2000年,上杭县委县政府在动员大会上鼓励干部积极认购,支持紫金矿业发展,但收效甚微。

应该说,紫金矿业的批量造富传奇,才真正唤醒了国内的股权投资意识,紫金矿业改制时,多数人对股权投资的认识仅限于一张收款凭据,当时没几个人有足够的勇气拿出真金白银换回那张凭据。

彼时的柯希平和陈发树对股权投资同样一知半解,但他们看出了不一样的投资价值。

一方面,当时紫金矿业的黄金出厂价大概是每克六十元,市场价也就卖到六十九元,金价并不贵,黄金属于硬通货,未来应该还有比较大的升值空间,从长远来看,黄金涨价,未来必定会在紫金的分红上表现出来;另一方面,随着1996年启动汇率改革,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上窜下跳,一会儿升值一会儿贬值,而投资黄金相对稳定。

2001年,紫金矿业启动改制时,除新华都工程公司被拖欠的工程款被折成股份外,柯希平又筹集了七百一十四万现金入股紫金矿业,认购均价在一点五元左右。

让柯希平始料未及,时隔十年,两次折合投资一千多万,居然变成了七十多亿财富,成为投资生涯的一次神来之笔,也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啧啧称奇的造富神话。



在早期的物物交换中发现利润点


      

青年时代的柯希平


紫金矿业让柯希平一战成名,也从此开启了接二连三的投资步伐。不过,柯希平的第一桶金并非在紫金矿业里赚到的,今天回头去看,柯希平的财富神话靠的绝非运气。

柯希平出生于泉州市安溪县蓬莱镇的一个农民家庭,蓬莱属于山区中的平原地带,农业是家庭的主要收入。那个年代,自家种菜,然后把吃不完的菜拿到镇上的集市去卖,几乎是家家户户的生存模式。

青年时代的柯希平就表现出异于常人的经商天赋,他留意到,平原地带适合种包菜,山区则更适合种地瓜、花生等,自家用不完的,都会拿到集市上去交易,换成现金,然后再买回彼此用不完的商品。

一买一卖,再买回来,无形中就增加了一道中间流通环节。发现其中的秘密后,柯希平勤快,把自家吃不完的包菜挑到山里,直接跟山里人家换地瓜、花生、大米什么的,以物易物。

彼此都是自家种的,不太计较,原本一挑包菜,到集市先卖后买,只能换回一袋大米,跟山里人家以物易物,没有了中间流通环节,再加上大家都不太计较,一挑包菜可以换回两袋大米,多出来的一袋大米拿到集市上去卖,就变成了利润。

青年时代的柯希平身强体壮务实肯干,一天能换两趟,大大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条件。


默默种下到厦门发展的决心


从湖北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毕业参加工作时,柯希平被分配到安溪木偶戏团,负责灯光和音响。这个阶段,柯希平内心里的不安份逐渐显露。

改革开放之初,国家鼓励企事业单位搞副业,柯希平自动请膺,跟团长提出承包一个部门,不拿工资,自负盈亏。他的本意,这样一来,不需要整天跟着剧团到乡下演出,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城里做点小生意。

承包期间,跨区采购舞台设备的机会,柯希平初识厦门特区。面对特区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找机会到厦门发展便在柯希平的内心里,默默地播下了种子。

29岁那年,柯希平终于逮住了一个机会。福建省乡镇企业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要对外承包,在上一任承包者手里,这家公司并没有出现好转,承包者正准备歇手不干。

  柯希平有当过一段时间的钢铁厂厂长,他觉得省供销公司的业务跟他曾经的经历可以很好的融合。

事实如此。1989年,柯希平承包了省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后,依托早期在钢铁领域沉淀的资源优势,厦门分公司很快起死回生。值得一提的,就是在承包省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期间,后来的事业搭档陈发树从安溪祥华来到厦门,创办了华都百货,两人从此有了交集。


倒贴数十万却令分公司起死回生


坚守诚信是柯希平让省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起死回生的关键。

1993年初,省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与省五建公司签订了两千吨的钢材供货合同。在供不应需的市场经济初级阶段,钢材价格极不稳定,经常一日数变,年底交货期到时,每吨钢材的价格已经上涨了几百块,柯希平仔细一算,如果继续履约,这一笔生意不赚反赔,要倒贴数十万。

明摆着会赔钱,公司员工鼓动柯希平“这笔生意不做算了”,但让员工颇为意外,柯希平坚持要按合同履约。

结果证明了柯希平的此次决断相当有远见,省五建因为柯希平的守信,愿意把更多的供货合同给到他,柯希平这单供货合同中出现的亏损,在日后更多的供货合同中慢慢赚了回来。

守信之外,就像青年时代发现了平原与山区以物易物的商机一样,柯希平还发现了从台湾地区进口钢材到大陆销售的利润空间。钢材当时在大陆属于紧俏物资,在台湾地区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需求,借助省供销公司的进出口权,从台湾地区进口到大陆的钢材,每吨有五六百元的利润空间。

承包省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的魄力,柯希平由此奠定了此后对外一系列投资的财务基础。


江头建材城:较早收获回报的项目


恒兴工业大厦

承包省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斩获第一桶金后,柯希平就一直留意合适的投资机会,在紫金矿业之前,一些其它项目的投资已经先于紫金矿业股权见到回报。

1994年,承包省供销公司厦门分公司期间,柯希平创立了恒兴建筑装修材料公司,这是现在恒兴集团的前身。

从钢铁贸易中,柯希平看到了建材市场的更大需求,特区建设,不只需要钢铁水泥,还需要其它建筑装修材料,这里面蕴含着巨大的贸易商机。

柯希平的经营范围由钢铁延伸到了各种建筑装修材料。由于切入建材领域的时间较早,在市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恒兴建材就已经取得了不少建筑装修材料的区域代理经销权。

贸易品种的扩大,柯希平的财富雪球进一步滚动。投建江头建材城,是柯希平较早收获回报的一个投资项目。

从建筑装修材料贸易中,柯希平又一次看到,厦门没有专业的建材市场,很多消费者不得不跑到上海、广东等地采购,道阻且长,成本高昂。


2001年,在柯希平的推动下,恒兴建筑装修材料公司在仙岳路江头段一侧,主导投资兴建了厦门江头建材市场。

这是厦门较早的专业建材市场,它的建成对日后大江头建材市场的形成,乃至厦门其它区域更多专业建材市场的覆射带动,都起到了样板的作用。

江头建材市场投入使用后,首先在江头片区引发鲶鱼效应,紧随其后,陆续出现了新景、国联和阿里山等多个专业建材城,原本定位突出台商特色的台湾街,变成了“厦门建材一条街”。

投资江头建材市场后,恒兴的产业链由之前的中间批发环节,延伸到了终端零售。柯希平全力出击建材装修产业链的那个当口,正好赶上了中国房地产高歌猛进的黄金二十年。


较早以PPP模式投资建设安厦快速道


     

安厦快速道是柯希平的另一投资手笔。

外界或许并不知道,现在厦沙高速从厦门到安溪段,较早只是规划为安厦快速道,而安厦快速道的投资商正是柯希平。

柯希平投资安厦快速道带有一定的家乡情怀。

早期,安溪通往厦门,只有一条必须坐上四个多小时车程的盘山公路,1995年,原国务院总理李鹏题词的龙门隧道通车后,安溪往来厦门,才有了较为平坦的204省道。尽管较之较早的盘山公路,安厦之间的交通条件已经大为改善,但与高速路相比,这条省道在耗费时间上还是不尽如人意。

于是,安溪县官方就有了筹资修建一条从安溪通往厦门快速道的提议。这一提议得到了时任厦门市领导的支持,于厦门而言,厦门是一个港口城市,安厦快速道正好可以打开一个大后方,增强厦门经济特区的辐射力,通过安厦快速道这条物流通道,把安溪、永春、德化和南安串联起来。

然而,安厦快速道当时还不在福建高速路网规划之内,纯粹依靠地方财政投入,安溪拿不出那么多资金,于是,采用现在时兴的PPP方式,借助社会力量引入民间资本。

项目披露后,很多民企热血沸腾,有二十八家报了名。但让安溪县官方大失所望,进入公开招标环节,报名的民企悉数放弃。这让安溪县相当尴尬,后来,他们找到了已成功投资紫金矿业的柯希平。

安溪县政府规划之初想到开头并没想到结尾,安厦快速路后来并入了福建高速路网,柯希平的前期投入又变成了一笔成功的投资。2012年,厦安高速通车,从安溪到厦门的车程,由之前走省道需要近两个小时,缩到了四十五分钟。


抄底拿下地标性建筑财富中心


厦门财富中心实景

投资厦门财富中心则是柯希平的一次抄底杰作。

现在的厦门财富中心是轮渡码头的一幢地标性建筑,历史上,财富中心所在地块曾是一处烂尾楼,柯希平接手的时机选在美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的2008年。

国内外经济形势都不好,全球资产价格一定处于较低水平,这是柯希平抄底财富中心时的判断。彼时手握大量现金的他,正在四处寻找理想的猎物。

财富中心的原外资东家转让这个项目时,出价其实不低,是原来买入价的两倍以上。一听说如此高的价格,恒兴集团内部就先炸开了锅,多数人表示反对,理由是,这么高的价格,未来不会有多少利润空间。

柯希平慧眼独具,却看中了财富中心稀缺的资源性。他坚定地认为,财富中心的地理位置不可复制,这种不可复制的地理位置,必然促进物业的保值增值。于是,他力排众议,果断放弃了之前参股的观音山甲级写字楼海峡明珠项目,集中资源打造财富中心。

财富中心封顶

2011年,一百九十二米高的厦门财富中心建成投入使用,成为当年福建高楼。而今,这幢写字楼的出租率常保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厦门甲级写字楼里不多见的,税收贡献过亿的“亿元楼”。

国家四万亿投资拉动经济,拉高了国内房价,也拉高了财富中心的账面价值,但也让柯希平产生了遗憾,他还来不及抄到更多的优质资产,四万亿已经导致了资产价格的快速回升,此后至今,这种绝佳的抄底机会一去不再。


京东方A、富奥……投资脚步停不下来


柯希平在紫金矿业股权投资中一战成名,在成名后又接连成功投资了数宗股权。柯希平的投资手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的生意搭档陈发树。

继成功投资紫金矿业之后,陈发树又出手投资了国内A股的云南白药和青岛啤酒股权,柯希平的手法如出一辙,选择投资的新一轮标的同样是A股上市公司。

2009年,陈发树以二点三五亿美元受让青岛啤酒百分之七点零一的股份后,柯希平也斥资十六点八亿元人民币买入七亿股京东方A增发的股票。这一投资手笔一度惊艳国内资本市场,在增发股上市交易首日,柯希平账面浮盈超过二十八亿。

随着成功借壳,ST盛润早已更名为富奥股份,并且总股本由借壳之初的二点八八亿股,骤增至现在的十八点一一亿股,现在的股价虽然与借壳之初基本持平,但总股本已经翻了不只六倍,这意味着,柯希平借道天亿投资曲线入股的富奥股份股权,现在账面浮盈已经超过二十五亿。


恒兴黄金上市:市值一度超过八十亿

上市敲钟

从投资紫金矿业,到投资京东方A和富奥股份,柯希平均当配角,进入2014年,柯希平当了一回主角。

这一年,柯希平绝对控股并出任董事长的恒兴黄金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这是“恒兴系”的核心资产,它延续了昔日造就财富神话的紫金矿业主营,主营黄金的开采、生产和勘探,与紫金矿业似乎正面竞争,但又有所分叉,紫金矿业的一家嫡系企业成为恒兴黄金的基石投资者。

恒兴黄金在国内赴港上市的企业中表现抢眼,与上市之初相比,恒兴黄金的市值已经翻了将近一倍,现在的市值维持在五十八亿上下,峰值一度超过八十亿。

而这种成长趋势还在延续。根据恒兴黄金年报,2016年净利润增加百分之二百八十,2017年净利润增幅超过百分之十八,2018年上半年,在中美贸易争端步步升级的大背景下,恒兴黄金净利增幅放缓,但仍保持着一定的成长速度。



柯希平董事长在庆典上致辞

柯希平新一轮的投资手笔,广州瑞松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堪称代表作。瑞松科技是一家涵盖机器人、智能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的研发、制造、应用和销售,为客户提供一整套柔性化、智能化系统整体技术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

有个合作颇受关注。2007年,瑞松科技与日本北斗株式会社合资成立广州瑞松北斗汽车装备有限公司,这是国内具规模的汽车智能装备技术研发制造商。

在“中国制造2025”的国家战略下,柯希平的这一投资手笔无疑颇具远见。

柯希平的投资,收获是主旋律,当然,和所有投资人一样,他也有失手的时候,比如停牌已达八年之久的香港上市公司天然乳品。

按照操盘者的初衷,天然乳品要在香港实现“蛇吞象”式的借壳上市,当时的天然乳品市值大概十一亿港元,装入的资产却为价值八十亿港元的新西兰较大私人牧场Crafar农场,从而在国内打造中国进口乳品品牌。

但因涉嫌违规,天然乳品遭到停牌至今,2016年,柯希平主动清盘了当时为投资天然乳品而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运营主体。


没有改革开放

就没有民营企业(家)

“赞美改革开放,什么样的溢美之词都不为过。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民营企业,更没有什么民营企业家,也没有什么财富。”触及改革开放话题,柯希平谈锋大健。

在柯希平看来,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必须具备睿智、韧性、诚信、信念和责任五大特质。

企业家首先必须是聪明的,有对宏观的洞察和对微观的认知能力,以及对机会的把握和对未来的先觉能力。

“人到绝境,必有转机。”这是王阳明悟出来的人生哲学。

以柯希平的感悟,不管是经商还是人生,其实从来都没有一帆风顺,大多会经历低谷甚至是绝境,黎明往往会出现。

风雨过后,会有两种人生态度,一种人抬头看天,看到的会是雨后彩虹和蓝天白云;一种人则低头看地,看到的净是淤泥积水没有希望,只有那些不屈不挠的人才能坚持到到底。

诚信是传统中华商业文明的精髓所在,在柯希平的处事哲学中,也是做人的基本素质,“‘仁、义、法、智、信’是中国商人的为商之道,但改革开放以来,有些商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破坏了商人形象”,为此,担任厦门市工商联主席与全国政协委员期间,柯希平呼吁恢复“商人节”,倡导“在商言信,大益为公”。

人光有理想还不够,还要有坚定的信念。新时代优秀企业家应该要有对国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及对企业发展和对自己未来的坚定信念,树立信心,坚定理想,勇往直前。


捐款累计已超四亿

       

作为一名企业家,还必须有责任担当。

柯希平小时候就读于安溪县进来学校,那是一所由爱国华侨柯进来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回乡捐建的学校,这位与陈嘉庚先生同时代的企业家,即使在企业经营困难的时候,依然优先保证进来学校的教育经费。

柯进来的故事自小就深深感染了柯希平,事业有成后,他顺着柯进来昔日的公益足迹,重建了进来学校,而今,这所学校的硬件水平在全省首屈一指。

他还投入超过两亿,在安溪县城创办了非营利的恒兴中学,十多年来,每年资助一百名贫困生免费上学,并向数百位贫困大学生提供资助和奖励。他还向厦门大学、福建农林大学安溪茶学院、安溪八中、龙岩上杭一中等捐资近亿。

至今,柯希平在教育及公益事业的捐款累计已经超过四亿。近年来,厦门教育资源持续紧张,继安溪恒兴中学之后,柯希平还计划在厦门再投建一所私立学校。

“人死留名,虎死留皮。人活世上,得为社会留点什么。”柯希平说。



集团概况
董事长简介 企业简介 企业文化 企业大事记 核心优势 主要荣誉
新闻中心
集团新闻 媒体观察
产业介绍
投资 矿产 资产 贸易 文旅 教育
社会责任
慈善事业 社会认可
加入恒兴
人才理念 招聘岗位
在线投递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在线留言

恒兴集团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恒兴集团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009988号 技术支持:35.com